水城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水城服务 >

“花椒直播”挑战高空极限坠亡案:生命的代价

时间:2019-12-01 13:30 来源:未知 作者:温都水城

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26岁的“花椒直播”平台主播吴某,录制视频时意外高空坠亡,其家人起诉直播平台。11月22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终审宣判:直播平台对于吴某的坠亡存在过错,应承担部分民事侵权责任,赔偿吴某家属3万元。

事件回顾

两年前,一则“男子徒手爬高楼坠亡”的消息在网络引发关注,他生前拍摄的危险视频也随之被大量转发。视频中,男子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攀爬各种办公楼、铁塔、烟囱等高空建筑,在高楼顶端或边缘行走、跳跃、翻跟头、悬空身体、骑平衡车……这些视频打着“极限”、“挑战”的标签,内容却好似在“玩命”,令观看者心跳加速。

吴某,26岁,曾是浙江横店影视城的一名群众演员,有时也做武行。2017年2月,吴某开始拍摄并在多个网络平台上发布“高空挑战”视频,逐渐积累了不少粉丝,随着挑战次数增多,难度和危险性也一次比一次高。2017年11月8日,吴某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大楼拍摄视频时,不慎坠落身亡。

吴某家人起诉网络平台 一审判决平台赔偿3万元

吴某家人认为,网络平台鼓励和推动吴某拍摄危险视频,以吴某的安全为代价获取利益。2018年,吴某家人将“花椒直播”所属公司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密境和风公司”)诉至北京市互联网法院。

原被告双方提交的资料显示,吴某自2017年7月27日至2017年11月1日,共计在“花椒直播”平台上传视频154个,绝大部分是危险性视频。吴某账号的粉丝数为9618个,累计收到打赏170.7元,其中小视频打赏36.3元,直播打赏0.5元,私信礼物打赏133.9元,打赏收入由平台与吴某按比例分成。此外,吴某坠亡前,平台曾邀请他拍摄相关视频作推广活动在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并支付酬劳。

2019年,北京市互联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密境和风公司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对吴某的坠亡承担相应责任。

“密境和风公司”不服判决上诉 二审维持原判

11月22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有误,但裁判结果正确,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密境和风公司赔偿何某3万元,驳回何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审判长解读争议焦点

争议焦点一:密境和风公司对吴某是否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北京四中院认为,网络空间作为虚拟公共空间,其与现实物理公共空间还是存在着明显差异,能否将有形物理空间的安全保障义务扩张到无形网络空间,适用网络侵权责任的内容来确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尚存争议。

但是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作为一个开放的虚拟空间,网络空间治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进行必要的规制。在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的过错责任原则能够归责的情况下,不必扩大解释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的适用范围。故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应当予以纠正。

争议焦点二:密境和风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本案中,密境和风公司声称吴某的行为属于极限运动,不为法律所禁止,对公众有积极向上的促进作用。

北京四中院认为,吴某进行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极限运动,吴某并非专业运动员,自身亦未受过专业训练,不仅对自身具有危险性,还存在因坠落伤及无辜、引发聚众围观、扰乱社会秩序的风险。

平台没有对吴某上传的视频是否违反社会公德进行规制,因此对吴某的坠亡存在过错。同时,平台行为虽然不直接导致吴某的坠亡,但对吴某持续进行危险活动起到了一定的诱导作用,因此,平台的行为与吴某的坠亡存在因果关系。

争议焦点三:北京密境公司能否依据自甘冒险规则减轻或免除自己的民事责任?

本案中,密境和风公司主张吴某的行为是自甘冒险行为。

法院认为,自甘冒险规则是指被害人明知某具体危险状态的存在,仍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并自愿承担风险,在共同参加活动的加害人无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其责任。

吴某从事活动并非一项具有普通风险的文体活动,且《侵权责任法》并未规定自甘冒险规则,密境和风公司此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同时,法院审理认为,吴某自愿进行该类高风险的活动,其对该类活动的风险是明知的,因此吴某本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明显过错,平台可以根据吴某的过错情节减轻责任。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程琥:不管基于什么原因,对这种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是高空建筑物攀爬的专业运动员,徒手去进行攀爬,这种危险应该是现实存在的,他选择去从事这样的活动,他对这种危险应该是明知,所以从本案来看,我们也认为他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是有过错的,所以在责任的划分来看,实际上平台承担的责任很小。

专家解读

目前,各网络平台直播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在流量驱动下,不少以刺激、惊险为卖点,打法律擦边球的内容相继出现。专家认为,平台不能仅凭法律责任对内容进行审核,更不能一味追求“流量经济”。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一个平台,它有很多的粉丝和用户。它除了承担法律责任之外,还有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你的平台的用户量,你的平台的日活量,你的平台的粉丝量,主播量越多,你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就应该越高。

今年9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网络生态治理规定》(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征求意见。意见稿中,违法信息之外,拟增加“不良信息”类别,“带有性暗示、性挑逗、性诱惑的;展现血腥、惊悚等致人身心不适的”等内容,都被罗列在内。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包括一些令人感到不快的,令人感到惊悚,令人感到恶心的这样的视频,它牵扯到违法吗?它可能并不违法。你说它涉及到公序良俗吗?不好说。但是现在好了,把这部分信息呢,单独拿出来变成不良信息,以后再治理起来,可能通过这个互联网生态治理规定,现在是草案,我觉得有更好的抓手。

据了解,除了花椒直播,吴某家人对吴某曾上传视频的其他平台,如火山小视频、奶糖短视频、内涵段子、新浪微博的经营主体公司提起过类似诉讼。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2019年5月,北京市互联网法院对吴某家人与“新浪微博”所属公司,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侵权纠纷案作出判决:被告(微梦公司)在吴某坠亡一事上不具有过错,不应对吴某的死亡承担侵权责任,驳回吴某家人的诉讼请求。

(央视记者 曾晓蕾 武晓丹 王思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天津 “一制三化”提升营商环境